此外,代理人提出,事发时,丹丹在车厢内低头双手玩手机,没有扶扶手,六节车厢里的全部乘客中只有丹丹一人摔倒,说明其忽视自身安全,存在重大过错。此外,丹丹的摔伤后果是双方共同原因引发的,地铁公司已经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地铁公司认为,一审判决确认地铁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比例过高。【详细】